李广玉官方网站
http://lgy.diaosu.cn
李广玉首页>文章>正文

李广玉的漆塑

更新时间:2020-01-29 00:54:00 作者:李广玉
以前,我只知道广玉是个雕塑家,做过《刘伯承》《谭震林》以及复旦大学的广场雕像《邵力子》等大型雕塑。一天广玉来找我,说他想做大漆漆塑。我泼头给了他一盆冷水:“做大漆漆塑比做大漆漆器还难哪!单是制作光底漆胎,打底、布漆、做灰、糙漆……一道道工艺程序就够繁的了;漆胎上刷过面漆之后,还要一遍遍打磨,一遍遍揩光;漆塑比漆器,又多了一个“塑”字,更难哪!”他没有被我吓倒,咬咬牙说,“您给我找个漆工师傅,我干”。我见他那股拗劲,又劝他退而求其次:“用化学漆太浅薄,你又难有打磨大漆那份功夫,还是用点彩画、镶嵌什么的,遮遮丑吧。”他想了想,还是咬咬牙说,“我做大漆漆塑”。我不再阻拦他。

漆工师傅找到了。半年以后,广玉的系列漆塑《乃瓶乃碗乃罐》问世。这是怎样一批漆塑呀!造型分明从彩陶中脱出,又分明是现代意识的作品:有的像碗,有的像盘,有的像盂,有的像盆,有的像花蕾,又不完全是。那一对对丰满的乳房,那一只只凸起的乳头,肥满莹润,仿佛乳液欲滴。观众不知道我可知道,大漆也就是天然漆有多么难伺候!何况广玉不用装饰遮挡,而用 “其质至美,物不足以饰之”(《韩非子·解老》)的“黑髹”、“朱髹”之法,黑漆“揩光要黑玉”,朱漆则要“其色如珊瑚”(髹饰录》)。“黑玉”、“珊瑚”的色泽可不是轻易得来的,是反复数百次退光、推光乃至泽漆得来的。上涂漆面先要“退光”:用灰条、桴炭或极细砂纸反复磨净漆籽和浮光,使漆面平整;退光以后再“推光”:通过油摩、掌推、灰擦、手揩四道工序,使漆面发出内蕴之精光。至于“泽漆”,就更繁难了:用脱脂棉球蘸快干半熟漆薄薄揩擦于退光漆面,入窨候干,这道工序叫“揩青”;第二天,用手掌蘸鹿角灰或揩光粉全面揩擦,这道工序叫“退揩青”。再“揩青”,入窨干后,再“退揩青”,如此三遍或三遍以上,一遍比一遍揩漆稀薄,一遍比一遍入窨时间更长,漆液一遍遍被挤压,渗入漆面微孔,一遍比一遍渗入更深,漆膜更细。“泽漆”以后大漆发出的光芒,漆工称之为“宝光”。广玉和他的父亲跟着漆工师傅从头做起,生生地把大漆的“宝光”推摩出来了!乳凸、乳晕的制作难度,更非观众想象得出:它用大漆堆起。大漆厚则不干,只有一遍一遍地堆,一遍一遍地入窨候干。那小小的乳凸,要出、入窨房数百遍。“世上无难事,只怕有心人”,这句俗话在广玉身上得到了验证。

看着广玉的漆塑,看着广玉黑黑的面庞和憨厚的笑容,我由衷地钦佩这位北方汉子的拗劲。当年他从鲁美毕业分配到南艺,多少人想捧这只铁饭碗在机制里混碗饱饭,他却摔掉铁饭碗,自创雕塑工作室。凭着这股不怕吃苦的拗劲,他得了“南京十大青年文化新星”的称号;凭着这股不怕吃苦的拗劲,他还会刷新生面,再登高峰。我们期待着。

(作者:长北,本名张燕,东南大学教授)
 

评论

发表评论

微信

微博